任正非万字采访:谈了鸿蒙系统 是否接特朗普电话 

山西新闻网 > 新闻周刊 >

Ope客户端-ope电竞竞猜官方网站-ope电竞app下载

作者:山西新闻 浏览: 时间:2019-07-11 13:15 来源:最新新闻

标题:任正非万字采访:谈鸿蒙系统、少年天才,全球个国家会用华为G月日,华为心声社区公布了一篇任正非月日接受英国媒体《金融时报》采访时的纪要 谈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鸿蒙系统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做物联网来用的,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 、我们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和生态,但是如果美国限制我们使用,我们也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 G市场:、华为在国外已经拿到个G合同,已经发货万个基站 、有、个国家会用华为的G系统,美国和澳大利亚不会用 、中国移动G网第一次招标的结果,爱立信加诺基亚大概是市场份额,华为拿到的是左右多一点 中美贸易战:中美两个大球碰撞时,华为是颗小芝麻,撞来撞去,芝麻撞出油来,油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 在美国我们没有利益为什么要纳入两国的会谈呢?我们还是集中精力补自己的洞,没有精力研究世界贸易 会不会接听特朗普电话:任正非:第一,他太伟大了,我是一个小人物,怎么能见到他呢?第二,我也没有时间见他,忙着补洞 第三中国解决贸易问题关系到国家大事,关系到亿万人民的生活问题,我们公司为什么要掺和,让人民做出利益牺牲来救华为?国家要在贸易战中谈华为就要给美国好处,在别的方面做出让步,我们认为国家不需要这么做 我们之后,钱少一点就更加艰苦奋斗,同时意志还能坚强一点 少年天才计划:入职华为也是有门槛的,华为大学有一个考试系统,有大量的考试题目,首先要通过考试,才有面试机会 你在世界计算机竞赛拿了金牌,工资可能是通常入职水平的倍、倍 世界上产生个金牌获得者,我们今年挖了一批进来,薪酬定得比谷歌还高 今年进了一些天才,明年会有的少年天才涌向我们 解锁华为手机数据在个人手里,不在我们手里,有什么可解锁呢?数据是客户的,我们不拥有数据 我们作为一个供应商是不跟踪任何数据的,不存在这个问题 :有天晚上,我偶然在悟空问答网站上发现了这张照片,说这架飞机返航了 我觉得太像我们了我们现在已经被美国打得千疮百孔,虽然有一些准备,但是没有想到美国政府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打击我们的战役面如此宽广;打击作战的战斗部如此精密,弹着点如此之精确,他们打击华为是一个非常系统的工程,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美国之强大,各行各业如此之团结,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不仅仅是几个软件、几个芯片的问题连对杂志、标准组织、学术组织都在施加压力,都在围踏我们,因此是几千个累累伤痕的伤口 架飞机很像我们,坚定不移飞回来的决心和我们也是一样的 就把照片从网上下载下来,本来还想找更清晰一点的照片,但是怎么也找不着 、K:据我了解,上星期华为提出保护了发动机和油箱,没有保护次要部件,哪些业务打算放手或者放弃掉的?任正非:首先,华为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在所有角度全面采取防范措施,这是做不到的 我们想世界,需要做出一些最尖端的部件,并基于这些核心能力建立系统,我们把这些核心部件比喻为这架破飞机的发动机和油箱 十多年的努力,我们做到了 打漏了,发动机没油飞不回来;发动机打烂了,有油也飞不回来;翅膀打几个洞,飞慢一点,还是可以回来的 认为美国打击我们的是对准网络联接解决方案业务,G只是联接业务的一小部分,这个业务我们准备比较充分,没有影响 之外的是终端受到创伤更大,尽管终端受到的创伤比联接大一点,但是现在客户信任正在恢复中 一些次要的产品线这几年一直在逐步关掉,我们把人员转到主战场上 、K:最近美国已经把华为纳入所谓的实体清单,请问华为怎样应对这一次难题和挑战?任正非:对于实体清单,华为基本上不会被打垮掉,这点是肯定的 我们在飞,一边也在修补飞机,当然有时候修补大洞,一些时候修补小洞 总的来说,段时间这些洞都会修补好,修好以后还会生机勃勃地发展 K:应该修哪些大洞?任正非:到处都是洞 K:是不是芯片的问题?任正非:芯片的问题反而影响比较少,绝大多数芯片我们可以自主提供;但是有一些想不到的部件,觉得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就没有准备,但是差一个零件也不行 问题不是太大,软件系统有一些影响 我认为世界人才是极其庞大的,各个国家的软件发展都很快,中国的软件发展也很快,我们自己的软件能力也很强 我们的软件能力主要用于硬件的嵌入式操作系统,这是世界最强的;但是宏观架构式的软件定义网络的体系比较弱一些 如果这些东西继续得不到,我们也是能够追赶上来修补好的 、K:你们是否认为中国其他的一些公司能进口美国制造的芯片,可以转卖给你们,在中国可以买到他们的?任正非:这违反实体清单规则,实体清单就是不能违反规则卖美国东西给我们 K:他们怎么可能知道?任正非:十几、二十年来,美国经常飞行检查我们,输入几个代码,出来几行字,证明这台设备是不是他们的设备,是不是在你们承诺的安装地点 如果不在了,早就把我们整死了,所以不可能从另外一个渠道购买美国器件 K:由于受美国实体清单的影响,调整最大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是六个月、三个月以后或者是?任正非:应该说,我们这些年一直在调整,整体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因为最尖端、最重要的芯片我们都具备能力 小型快一点也可以研制出来,另外中国产的部件也是可以拿来替用的 美国能够对我们开放,我们用美国的硬件和软件能做出非常高、精的先进系统 如果不能用美国的,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用中国产部件、美国以外别的国家生产的部件,做出在整机上仍然领先世界的系统,因为我们整体的能力是显著领先世界的 K:也就是说,虽然有美国的实体清单,华为以后不会停掉生产任何产品?任正非:我们会停掉一部分非主力产品,但不会在主航道上停掉任何产品,因为我们领先世界的主要产品可以不依赖美国供应 《金融时报》杨:哪些产品会停掉?任正非:在G、光传输、核心网、接入网上一定不会受美国影响 在光系统上,是远远领先世界,不需要美国任何帮助 在G上,也领先世界至少两三年,不需要美国零部件的帮助 在网上,除了服务器会受一些影响以外,其他不会受什么影响 我们的泰山服务器性能强很多,泰山服务器很快投产来支持核心网布局 美国的实体清单,如果我们不能使用美国X的服务器,在公有云建设上会遇到一些暂时的困难 二,我们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公用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和生态,但是如果美国限制我们使用,我们也会发展自己的操作系统 系统最关键的是建立生态,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态需要两、三年左右的时间 我们有信心中国、面向全球打造生态 一是中国市场就有的应用,相比所有互联网软件,我们的系统时延非常短,如果有的人认为在这个短时延的系统上应用得很好,就会迁一部分业务到华为来;二是,中国大量做内容的服务商渴望走向海外,但是走不出去,它们搭载在我们的系统上就可以走出去 K:包括哪些生产APP?任正非:刚才讲的是手机应用系统,生产是另外一个系统 我们的生产系统在世界应该是处在地位的 手机在生态应用上有缺点,但是在相当多的地方有优点,比如在照相、全场景化、AI上,我们的手机是独立领先的 这就是数学能力我们有几百个数学家、几百个物理学家,不要把我们的数学家比成欧拉,虽然我们有欧拉实验室,不是欧拉,也不是图灵,但是他们也叫数学家 数学家并不只有一个人也许世界上有千万个数学家,所以我们要有大量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各种脑神经学家,这些人做出来的东西也是领先世界的,会有客户需求 清单出来以后,终端在海外市场上先是大跌,后来逐渐回升,现在已经接近原来的销售水平 在国内,国内老百姓觉得华为可怜,帮华为就买一个手机,所以我才说买华为手机不等于爱国,你喜欢才买,不喜欢就不要买 中国的小姑娘爱照相照相技术是华为最好,因为我们投入了大量数学家 功能好不在于镜头,眼睛有几亿支摄像头,所以眼睛看图像非常好,任何一个照相机都不能代替眼睛 数学家把射进来的,用数学方法演变为相当成几万、几十万个镜头,还原这个图像,所以拍摄出来的是数学图像,但它是逼真的 这些特性上,华为是能够领先世界的 月日,我们已经销售超过亿台手机,比去年同期提前天 ,我们上半年的业绩比较好,不代表下半年也好,因为实体清单之前,我们是高速增长的,月份打击我们以后,这两个月还有一定的惯性 ,下半年以后有些业务缩减,会有一定的衰退 K:总的来说,可不可以这样理解,美国的实体清单,中国尤其是华为的业务会要本土化 两、三年以后的量会大幅下降?任正非:进口还是会多元化的,美国公司如果还能卖给我们,我们还是会订购 美国的厂家也在向华盛顿申请批准向我们销售零部件,如果获得批准了,我们还要大规模购买 ,我们同时也在寻找替代器件和方案,也在自己研究器件,我们有强大的研究能力,能够生存下来 如果我们卖得便宜,会把别的一些厂商挤压死了,所以,我们坚决像苹果一样卖得贵 卖得贵钱就多了,如果发给员工、发给股东,他们就懒散了,所以会大规模投入科研;投入科研还是太多了,就拿一部分赠送给大学,支持大学教授的研究 大学教授的研究我们奉行的是美国拜杜法案原则,拜杜法案是指美国政府给大学提供资金,但是政府不占有成果,由大学占有成果 我们给大学提供的研究,我们不占有成果,这样我们在理论上超前的能力也增强了 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的研发经费也不会低于亿美元 我们有的理想,有前进的动力,一定会有前进的结果 、K:听说在国外已经拿到个G的合同了,发货了万基站?任正非:是个G合同,已经发货万个基站 K:可否预计一年内可以得到多少国外的G合同?任正非:国外绝大多数好客户都会采用华为G,因为我们的G提供的是最先进、最有实际价值的 与我们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合作,不会听几句话就放弃对我们的选择 K:多个国家当中,大概有多少会用华为的G系统呢?任正非:、个 美国不会用,澳大利亚不会用 欧洲大多数没问题 K:英国呢?任正非:没问题 、K:现在听说英国在查华为的系统源代码?任正非:英国查我们的源代码,是对我们关怀和爱护 因为没有一个系统是完美无缺的,只是在查的过程中指出了我们在安全上存在的问题和缺点,大家互相为了安全而共同奋斗 英国不是拒绝我们而是告诉我们系统有问题 英国不会随便用之词来解决问题 我们是被英国得最严的,所以它认为我们是最可靠的 K:这让华为花很多钱?大概多少呢?任正非:肯定要花很多钱,多少钱不知道 网络安全要有一个标准,不能你说安全、我说安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目前欧洲已经地提出了要建立统一的网络安全标准,包括隐私保护GDPR,我们就遵守 肯定要进行网络的重构、网络重新开发,从架构上、代码上都要进行改变,这要花很大力量 我们用大概五年完成整个公司所有产品新的架构,这个架构就是极简的网络架构、极简的产品架构、极安全的产品架构、隐私保护至少符合欧洲GDPR标准,而且这个架构将来做网络也是最便宜的 原定计划,没有受到实体清单打击时,我们计划在年达到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现在打压一下,可能最近两年计划要下调,说不定后面三年的销售收入会跳跃式增长,也有可能达到原来计划 、K:关于G国内市场,您是否认为华为在国内能拿到最大份额的G合同呢?任正非:我们在国内份额会比较大,这是肯定的,因为所有运营商都比较了解我们 中国移动G核心网第一次招标的结果,爱立信加诺基亚大概是市场份额,我们是左右多一点 网是西方最担心网络安全的地方,中国是开放的,让西方公司占有这么大份额的核心网,是信任,也是开放 说核心网部分不买华为的,但是其他都可以买华为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因为G是一个透明的基站,不打开处理信息包;传输通道也不打开信息包处理;接入网也不打开信息包;信息一直传到核心网,才打开这个包进行处理 英国出来不买核心网,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它觉得安全 ,不买华为的核心网也可能意味着落后,我们的核心网也是世界最先进的,将来也会有很多外国客户为了先进性买我们的核心网 中国有垄断核心网,最先进的核心网还有是让诺基亚、爱立信拿了 ,在G问题上,我们也不会拿太多,否则就把别的公司挤压得太厉害了 K:大家认为,中国国内的G市场以后会非常庞大,能否预计一下市场会多大?比如说两年以后、五年以后 :单独评价中国,我说不好,因为我没有考虑过单独对中国市场评价 我认为,世界至少需要万个G基站,空间极其巨大,未来极其有希望 K:华为在国内的G市场享受一些优惠待遇吗?任正非:没有优惠待遇 K:华为是中国领先、世界领先的公司,应该在国内享受优惠待遇?任正非:中国是市场经济,哪来的优惠待遇?像中东很有钱,买得贵一点,可以理解;欧洲出价不低,也很好 华为的手机在国外卖的很贵在国内反而卖的便宜 缘:任总提到的市场份额的数据是核心网,如果加上基站各种设备呢?任正非:中国G刚刚开始招标,我不清楚基站的具体情况 我们会多过别的公司 、K:谈一谈关于特朗普总统,如果他想给您打一个电话,你愿不愿意接听他的电话?任正非:他可能太忙了,有时间打电话聊家常吗?我觉得不大现实 K:如果他愿意,您愿意接受吗?任正非:但是我听不懂英文 K:可以翻译 :翻译不懂政治,我也是搞电子的,可能表达的语言方式不同,沟通困难一些 K:如果特朗普打电话来,如果你有机会接听的话,愿意跟特朗普说什么话?你认为美国跟中国的纠纷,尤其华为部分应该怎样解决呢?任正非:第一,他太伟大了,我是一个小人物,怎么能见到他呢?第二,我也没有时间见他,忙着补洞 第三中国解决贸易问题关系到国家大事,关系到亿万人民的生活问题,我们公司为什么要掺和,让人民做出利益牺牲来救华为?国家要在贸易战中谈华为就要给美国好处,在别的方面做出让步,我们认为国家不需要这么做 我们之后,钱少一点就更加艰苦奋斗,同时意志还能坚强一点 、K:大家了解到美国政府给华为带来很多难题,你认为中国政府还会在中国市场给美国公司制造难题吗?任正非:首先,美国给华为难题是给了我们极大帮助,在外部压力下,我们内部更团结了,在百炼成钢中提升了队伍的凝聚力,铁要反复锻打才有韧性 华为公司现在是一个的公司,因为三十年来快速扩张,人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考验 如果打几下,变结实了,人的意志坚强了,奋斗者的骨头也硬了,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有好处的,所以我们不怕打击 ,我相信中国不会报复美国公司,因为中国要开放发展才会有未来 现在是美国先进不卖给中国,而不是中国不买美国的东西 如果拒绝美国的先进公司,中国不是自甘落后吗?从战略上讲,中国会越来越开放,不会越来越封闭 这是我看领导电视讲话的理解 是制造业,以前必须要合资,现在随便都是独资,自己技术,自己生产,自己卖出去,中国就是一个平台 这两百年的历史证明了开放的正确 美国两百多年前是一片的土地,通过两百年的开放,大量人才聚集,大量制度优化,使得美国成为最强的国家 中国要学美国 、K:现在谈谈美国跟中国的贸易战,您愿不愿意看到华为纳入贸易协议?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任正非:纳入贸易谈判,对我们没有什么好处,因为我们在美国就没有销售 两个大球碰撞时,华为是颗小芝麻,撞来撞去,芝麻撞出油来,油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 在美国我们没有利益为什么要纳入两国的会谈呢?我们还是集中精力补自己的洞,没有精力研究世界贸易 K:有没有可能美国把实体清单取消,再让美国公司出口给华为?任正非:我当然希望美国这样做 因为美国政府把华为放进清单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我们犯了罪,首先要通过法庭审判 现在还没有把证据开示出来,没有经过辩论,也没有经过审判,就决定了,美国政府做这件事本身很不公平,怎么让全世界相信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呢?取消是应该的,但是它不取消,我们也不害怕,只是把钢打得更结实了 、K:最近听到汇丰银行跟美国政府合作,会给华为带来很大难题,您认为华为跟汇丰银行的合作今后应该怎样?任正非:首先,汇丰银行早就停止了与华为的合作 二,孟晚舟没有任何犯罪事实 这家银行从一开始就知道COM公司和其在伊朗的业务,也知道SKYCOM跟华为的关系,往来邮件可以证明,邮件中有唛头,银行不可能在法律上说受骗了,不知晓这个事情,证据都在,这是赖不掉的 晚舟在咖啡厅喝咖啡时讲了一句话,这句话不能成为孟晚舟的罪证,只是在多年与伊朗从头到尾的长时间的交易过程中,她中间插进去在咖啡厅喝了一次咖啡,说了一句话,不存在犯罪这个问题 美国的可以去调查检举人,他检举孟晚舟犯罪,检举的事实在哪?当前情况下,我们首先要澄清孟晚舟这件事的过程,出示所有证据 孟晚舟在加拿大也没有犯罪,加拿大在执法程序上有违法行为,加拿大是一个法治国家,应该放弃侵犯宪法权利的行为,不能倒在美国一边,如果大家不相信加拿大是法治国家,对它的形象影响是更大的 对西方法治国家一直是很信任的,重在事实,重在证据 要有事实和证据,才能判定这个人是否有错误 ,这不影响我们将来与其他银行合作,这个环节解开以后,大家还是要合作,世界金融是一体化体系 《金融时报》黄:汇丰银行不和华为合作,他们给了你们解释吗?任正非:汇丰已经停止了我们所有的交易合作,不是我们停的 没有解释,就是不给我们提供服务,那我们就和别的银行合作 淑琳:您认为这样的对待是公平吗?如果这些问题解决好了,以后会继续和汇丰合作吗?任正非: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两个字,讲的都是实力 我们有实力问题,不在乎对方怎么对待 现在也不是讨论合作问题的时候最主要是先把官司打完 K:孟总的案子拖了这么长,您认为下一步应该怎么样?美国是否应该加快解决这个问题?任正非:从法律的各个层面来讲,孟晚舟都是无罪的,也不应该被引渡 能说我们与美国政府没有沟通,我们在多个法庭都起诉了美国政府,这就是沟通管道,可以通过法庭出具证据来沟通 不能坐在一起喝杯咖啡,这个事情凭空就定了 如果这样就不是法治国家了 K:您作为孟总的父亲,有机会跟她通电话吗?您怎么安慰她呢?任正非:她天天学习打发时间,我们经常通电话,就随便讲讲话 她本来就很坚强,不需要安慰 美国错了人,以为抓了她就能拿到证据 淑琳:孟总现在学什么?任正非:学了很多东西,具体课目我不太清楚 我们只是恶性竞争对手,偷我们的机密技术 ,我们建设IT网的方针就是不防所有国家政府,如果都要防,网络城墙不知道要修多厚才行,成本会很高 政府看,有什么东西呢?我们本身不是做坏事的公司,不怕它们看看我们肚子里的肠子怎么样、心脏怎么样 如果它发现我们地方有问题,提出来,我们改了就更健康 ,从这点出发,我们不担心它在服务器拿走东西 、K:关于华为收入、利润的问题 上周说过,今年收入会下降亿美元,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利润方面会怎么样?任正非:今年年初制订的销售计划是到亿美元,现在可能下降到亿美元左右,我们的纯利也许会在亿美元左右 为什么汇报时我没多听?他们汇报的数字比我想象的好得多,就让他们回去好好干活,别浪费时间在汇报上 我悲观一点 K:实体清单的影响不大?任正非:按原定计划,明年要超过亿美元,现在看明年预计还是保持亿美元左右 今年,编制从万人增加到万人,为什么增加这么多人?需要研发、供应、销售、服务等非常多的人去进行版本切换 七、八月份我们还要进来应届生,我们还是在困难中发展,没有停下来 K:听说华为是非常受欢迎的公司,听说每个岗位的位置有万个人申请?可能这个数字是错的 :不会有那么夸张 大家华为来,我们是欢迎的 入职华为也是有门槛的,华为大学有一个考试系统,有大量的考试题目,首先要通过考试,才有面试机会 你在世界计算机竞赛拿了金牌,工资可能是通常入职水平的倍、倍 世界上产生个金牌获得者,我们今年挖了一批进来,薪酬定得比谷歌还高 今年进了一些天才,明年会有的少年天才涌向我们 美国这个国家的实力不是,是人才 我们向美国学习什么吸引人才 未来会有非常多的优秀人才进来 K:这些少年天才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有多少国外的?任正非:国内、国外都有 ,这几十个不全是金牌、状元,榜眼、探花也算 全世界从个参赛者选出个,个选出个,个选出个 中国国际大赛的人数还是太少,国家应鼓励大学生积极参加国际竞赛,国际竞赛有一定的规则,而且有非常严格的教练,对能力测试有好处的,对促进教学也有好处的 我们的这些人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 缘:刚才提到世界软件市场非常灵活,你们从美国运营商或者合作商招人?任正非:原则上,不招美国人 有美国的身份、有绿卡、有美国永久居住权,就可能有美国成分,我们就要接受长臂管辖 缘:不招他们的人?任正非:不招 美国有管辖权 有身份的人,产生的成果可能会受美国出口管制法的管辖 、杨:现在世界各国的政府会要求科技公司交出一些数据,例如美国政府要求苹果交出用户的数据把他们的手机解锁 如果中国政府有一些合理合法的要求但是这些要求也许会违反用户利益的话,您怎么评估?任正非:苹果就是我们的榜样 缘:会像苹果那样起诉政府吗?任正非:不会 苹果上不是手机公司,它实际是互联网公司、运营商,只有运营商才能掌握数据 苹果建立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上集中了大量生态,苹果拥有数据 我们把东西卖给客户以后管道里面是流水还是流油是运营商说了算,我们没有数据 商在主权国家中,主权国家是有权管理自己国家的数据,跨国家是不能管理的 缘:如果政府要求华为解锁一款手机?任正非:数据在个人手里,不在我们手里,有什么可解锁呢?数据是客户的,我们不拥有数据 商对每个客户都要跟踪,否则电话就打不通了,运营商跟踪数据是它的职责 我们作为一个供应商是不跟踪任何数据的,不存在这个问题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中国政府不会要求企业装后门;李克强总理在人大新闻发布会上回答问讲中国政府不会要求企业装后门;李克强在克罗地亚会议上参观华为展台,亲自跟我们员工交代你们不能搞后门 政府已经得很清楚了,中国官方不会做这个事 欧洲要建立统一的标准,所有设备厂家、所有网络厂家都不准有后门,我们是坚决拥护的,我们愿意先签 为什么签不了?它需要把全世界的设备商、运营商达成共识,在欧洲建立体系 欧洲标准很好 缘:关于用户数据的问题,我有点惊讶,腾讯和阿里公开讲会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把一些用户的数据给政府,这些是合法的要求,他们只能合法地接受 在这方面,与它们不一样吗?任正非:我们是卖自来水龙头和水管的公司,为什么管我们要水呢?腾讯、阿里巴巴是信息源头,他们有水,我们没有水 怎么可能从店里要水,怎么给到你?我们是卖裸设备的 手机数据你的手机里,不是存在我们的系统里 、杨:之前讲实体清单时,有些核心服务器的部件不容易本土化,您认为最难补的洞是哪些?还是您觉得需要四年、五年、十年的时间才可以?任正非:不可能那么长 不能用X服务器,可以用服务器,我们的泰山服务器应该比较先进的 缘:最难补的漏洞是?任正非:洞我们都在补,没有难题 如果很有,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和你们笑嘻嘻地说这个问题,应该很紧张 淑琳:需要多长时间把供应链转成不依靠?任正非:我认为不需要很长时间 现在大多数问题都解决了 缘:补这些洞,应该怎么补?要招人?任正非:不一定,我们本身就有很多人,关闭一些边缘业务以后,这些人员就扑到主要业务战线上 缘:美国垄断了世界芯片设计软件市场,这样高端软件,你们都可以补吗?任正非:我们已经获得这些工具软件的永久授权,不存在什么问题 升级上有没有影响,很难说 、杨:没有任何意愿接受美方要求?任正非:除了无条件释放孟晚舟、无条件撤除实体清单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讨论呢?其他问题由法庭处理 、杨:美国觉得G是最重要的一个战场,刚才您提到关于物联网的话题,您希望未来华为可以创造世界互联网的标准吗?任正非:物联网肯定会,比G还要有能耐 缘:华为会成为世界物联网的王,您认为美方会怎么做?任正非:他们会再打物联网 淑琳:他们会怎么打?任正非:他们吃牛肉,身体好,不怕累,橄榄球我们都打不过他们 很健康,要消耗能量,散打,就不用健身了 淑琳:他们打乒乓球不行 :乒乓球消耗能力小,橄榄球耗能量大 、杨:在美国一些华为的朋友声音小一些,比如美国半导体行业、美国运营商都很支持华为,现在他们有统一与美国白宫对话吗?可以帮你们在美国说一些话吗?任正非:我们不了解他们在做什么工作,我们埋着头在补洞,没有仰头去看天 我们现在是从发展转向求生存,把做未来最先进技术研究的科学家调整过来,组成团队杀回马枪,这些人本身能力很强,解决一些关键节点、困难问题很容易,很多东西短时间就能解决 缘:会跟他们一起做一些计划和策略?任正非:采购系统应该与他们有一些对话,因为要下合同、下订单 我们不能不下,如果华盛顿批准了申请,发货给谁?还是保持供应链层面沟通 缘:华为现在面临很大的不肯定性,有实体清单 如果是国外的运营商,之前想买很多华为G,现在可能会感觉有点谨慎,您会怎么说服这样的运营商?任正非:不需要说服 现在抢着买设备的运营商太多了 不一定困难 缘:没有对不确定性影响?任正非:合作二、三十年了,他们相信华为公司 、黄:您认为美国政府和美国科技公司的关系、中国政府和中国科技公司的关系最大的区别在于哪里?任正非:中国政府通过法律框架加上收税来管理私营企业,不干预企业的具体运作 美国政府为什么管得那么细我不知道,他们婆婆太认真,可能把媳妇都管跑了 :每日经济新闻

上一篇:引导海外各界关心支持苏州
下一篇:定海开展汽修行业环保专项整治